保温板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保温板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福尔摩斯之吸血鬼-【zixun】

发布时间:2021-10-12 19:39:38 阅读: 来源:保温板厂家

福尔摩斯仔细地读了一封刚收到的来信,然后,漠然无声地一笑就把信抛给了我。

我读道:“有关吸血鬼事由,敝店顾客——敏兴大街罗德茶叶经销公司的罗德先生,今日来函询问有关吸血鬼事宜。因敝店专营机械估价业务,此项不属本店经营范围,故特介绍罗德先生造访台端以解疑难。足下承办马蒂尔达案件曾获成功,故予介绍。莫里森。”

福尔摩斯说:“咱们跟吸血鬼有什么相干?当然,不管什么案子也比闲着没事儿强。华生,抬抬手,查查字母V的解释。”

我回过身去把那本大索引取下来拿给他去翻。福尔摩斯把书摆在腿上,两眼缓慢而高兴地查阅着那些古案记录,其中夹杂着毕生积累的知识。

“‘格里亚斯科特号''的航程,”他念道,“这个案子相当糟糕。我记得你作了些记录的。毒蜥蜴、范德比尔特与窃贼、毒蛇等。华生,你听这个。匈牙利吸血鬼妖术。还有,特兰西瓦尼亚的吸血鬼案。”他热心地翻阅了半天,然后失望地哼了一声,把本子扔在桌上。“胡扯,华生,这都是胡扯!那种非得用夹板钉在坟墓里才不出来走动的僵尸,跟咱们有什么相干?纯粹是精神失常。”

“不过,”我说道,“吸血鬼也许不一定是死人?活人也可以有吸血的习惯。比方我在书上就读到有的老人吸年轻人的血以葆青春。”

“你说得对,这本索引里就提到这种传说了。但是咱们能信这种事吗?这个世界对咱们来说是够大的了,用不着介入鬼域。照我看不能太信罗德的话。下面这封信可能是他写的,也许能稍稍说明使他苦恼的到底是什么问题。”说着他从桌上拿起另一封信,这封信在他专心研究第一封信时没有受到注意。他开始含笑读这封信,读着读着笑容就变成紧张的表情了。

“华生,兰伯利在什么地方?”

“在苏塞克斯郡,就在霍尔舍姆南边。我倒比较熟悉那一带乡间。那里有许多古老的住宅,都是以几个世纪之前的原房主的姓氏来命名的,什么奥德利庄园,哈维庄园等等——那些家族早就被人遗忘了,但他们的姓氏还通过房子保留下来了。”

“不错,”福尔摩斯冷冷地说,“我觉得不久我们就会对奇斯曼庄园有更多的了解了。这封信是罗德本人写来的,正如我预料的那样。对了,他还自称认识你呢。”

“什么,认识我?!”

“你自己看信吧。”说着他把信递过来。

福尔摩斯先生:

我的律师介绍我同你联系,但我实在不知从何谈起才好。我是代表一个朋友来谈他的事儿的。这位绅士在五年前和一位秘鲁小姐结了婚,她是一位秘鲁商业家的女儿。她长得很美,她也是一个少有的温存可爱的妻子,无论从哪方面看都是绝对忠实地爱着丈夫的。不久前这位女士开始表现出某些颇与她的温柔本性不相称的怪毛病。

这位绅士结过两次婚,他有一个前妻的儿子。这孩子十五岁了,他是一个非常讨人喜欢而且重感情的孩子,可惜小时候受过伤。有两次,有人发现后母无缘无故地痛打这个可怜的孩子。一次是用手杖打他,在胳臂上留下一大块青痕。

这还不算,她对自己亲生的不到一周岁的小儿子的行为就更严重多了。大约一个月之前,有一次保姆离开婴儿几分钟去干别的事。突然婴儿嚎哭起来,保姆赶紧跑回来,一进屋就看见女主人弯着身子正在咬婴儿的脖子,那脖子上有一个小伤口,往外淌着血……保姆吓坏了,立刻要去叫男主人,但是女主人求她不要去,还给了她五镑钱要她保密。女主人没有做任何解释,事情就这么搁下了。

但是这件事在保姆心里留下了可怕的印像,从此以后她就严密注意女主人的行动,并且更加着意护卫婴儿,因为她是真心爱这个孩子的。可是她觉得,正如她监视母亲一样,母亲也在监视着她,只要她稍一离开婴儿,母亲就抢到小儿面前去。保姆日夜地保卫婴儿,而母亲也日夜地不声不响地像狼等羊一样盯着婴儿。这对你来说必是难以置信的事,但我请求你严肃地对待我的叙述,因为事关一个婴儿的生死,也可能造成一个男子的精神失常。

终于有一天事实瞒不过丈夫了。保姆的神经支持不住了,她向男主人坦白了一切。他深知他的妻子是爱他的,而且除了那次痛打继子之外也一向是疼爱继子的。她怎么会伤害自己亲生的孩子呢?因此他对保姆说这都是她的幻觉,这种多疑是不正常的,她对女主人的诽谤是令人无法容忍的。正在他们谈话之间,突然听到婴儿痛嚎起来。保姆和男主人一起跑向婴儿室。只见他妻子刚刚从摇篮旁站起身来,婴儿的脖子上流着血,床单也染上了血。当他把妻子的脸转向亮处,发现她嘴唇周围都是鲜血时,他恐怖得叫出声来了。原来是她吸了可怜的婴儿的血!

这就是实际情况。她现在关在屋里不见人。没有作任何解释。丈夫已经处于半疯狂状态。他以及我除了只听说过吸血鬼这个名称以外,对这种事可以说一无所知。我们原本以为那是一种奇谈,谁知就就发生在我们身边……你能接待我吗?你能不吝帮助一个濒于失常的人吗?如蒙不弃,请电兰伯利,奇斯曼庄园,罗德。我将于上午十点到你住所。

罗德又及:我记得你的朋友华生曾经是布莱克希斯橄榄球队的队员,而我当时是李奇蒙队的中卫。我们曾经在一起聚会过。

“不错,我记得这个人,”我一边放下信一边说道,“大个子罗德,他是李奇蒙队最棒的中卫。他是一个厚道的人,对朋友总是很关心。”

福尔摩斯看着我,“好吧,华生,你去拍一封电报,电文是:‘同意承办你的案件''。”

“你的案件?”

“咱们不能让他认为这是一家缺乏智能的侦探。这当然是他本人的案子。”

第二天上午十点钟,罗德走进我们的房间。在我记忆中,他是一个身材细长、四肢灵活的人。现在这个罗德两肩低垂,淡黄的头发已经稀疏无几了。“嗨,华生,你好,”他说道,“你可不是当初我把你隔着绳子抛到人群里那时节的身子骨儿啦。我也现在老了。福尔摩斯先生,我想我是不能再装作别人的代理人了。”

“实话实说更好办些。”福尔摩斯说道。

“自然是这样。但请你想一想,谈论一个你必须维护的女人的事儿,是多么为难啊。我又能怎么办呢?难道我去找警察说这件事吗?而我又必须顾及孩子们的安全。福尔摩斯先生,请告诉我,那是精神病吗?你经历过类似的案子没有?求你帮帮我!”

“这是很可以理解的,罗德先生。请你坐下,定一定神,清楚地回答我几个问题。我可以向你保证,我并没有对你的案情束手无策,我自信可以找到答案。首先,请你告诉我,你采取了什么步骤,你妻子还与孩子们接触吗?”

“我和她大吵了一场。福尔摩斯先生,她是一个极其温柔深情的女子。她是真正全心全意地爱着我。见我发现了这个可怖的、难以置信的秘密,她伤心到了极点。她连话也不说了,根本不回?鹞业脑鸨福皇呛啪窬纳裆蜃盼遥缓笞砼芑刈约旱姆考洌衙潘稀4幽且院螅僖膊豢霞摇K幸桓雠慵薜氖膛凶鋈羲浚伤移拮铀头埂?rdquo;

“那么说,孩子目前没有危险吗?”

“保姆梅森太太发誓日夜不再离开婴儿。我倒是更不放心可怜的小杰克,因为他曾两次被痛打,正如我告诉你的那样。”

“没受过伤?”

“没有。她打得相当狠。他是一个可怜的跛足孩子。”当罗德谈到他儿子的时候,他脸上的表情变得温柔了,“这个孩子的缺陷谁看了也会心软的。小时候摔坏了脊椎,但是他的心灵是最可爱的。”

这时,福尔摩斯又从桌上拿起昨天的信,反复读着。“罗德先生,你宅里还有什么人?”

“有两个新来不久的仆人。还有一个马夫,叫迈克尔,也住在宅子里。另外就是我妻子,我自己,我儿子杰克,婴儿,若丝,梅森太太。就是这些。”

“我想你在结婚时还对你妻子不甚了解吧?”

“那时我认识她才几个星期。”

“侍女若丝跟她有多久了?”

“有些年了。”

“那么她对你妻子的性格应该比你更了解了?”

“可以这么说吧。”

福尔摩斯记了下来。“我觉得,”他说道,“我在兰伯利比在这里更有用些。这个案子需要亲身调查。既然女主人不出卧室,我们在庄园也不会打扰她。当然我们是住在旅馆里。”

罗德显出松了一口气的样子,“福尔摩斯先生,这正是我原本希望的。如你能来,恰好两点钟有一次舒适的列车从维多利亚车站出发。”

沈阳治女子输卵管的专科医院沈阳看输卵管医院那里好

潍坊检查精子之前不能同房吗

肝癌免疫治疗一年几次

保定市哪家治疗牛皮癣有好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