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温板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保温板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鬼话闲聊111111118-(XINWEN)

发布时间:2021-10-10 08:31:16 阅读: 来源:保温板厂家

月华如练,倾泻而下,笼罩着盛京的每寸土地。

海春院门前停着几辆豪华马车,马车上珠帘涌动,鲛纱飞扬,不时从车上步下几位华服男子,

锦衣玉带的,看似身份不凡,来头不小。

他们嘻笑着,一头钻入海春院中。这是盛京最大的烟花勾栏地。

立即有相熟的姑娘出门相迎,将他们带至二楼厢房行乐。

郦红柳轻倚在二楼的朱红栏杆上,百无聊赖地望着楼下来往穿梭的锦衣客人,腥红的唇皮扯扯,继而拽拽身上鲜红耀眼的罗裙,从果盘中抓了把瓜子嗑起。

在她面前,站了一排打扮的花枝招展的姑娘。

这些姑娘都是刚来海春院不久的,规矩没学会,脾气倒见不小,这几日倒是给她惹了些事,几位客人不悦地相继闹上了门。

郦红柳瞥了眼姑娘们,唾下嘴中的瓜子壳,冲一旁扬着手鞭,正在训斥的管事道:“再给她们一次机会吧,若再不学乖,沉河淹了!”

管事闻声吓一跳,她知道郦红柳虽是这的老板娘,但显少管院里的事,此回也不知怎的,那这事竟然传到了郦红柳耳中,害她担心会被郦红柳责骂,心汗出了一层又一层。

郦红柳说的漫不经心,说话间,一把瓜子已嗑完,涂满蔻丹的纤手端起侍女备好的香茗,隔着盖轻啜起,随后扯动唇皮道:“芸娘,这事你可做得来?若做不来,就跟妈妈我直说,换个人就是!可别因为你的心慈,坏了妈妈我的好事!”

管事芸娘哈腰垂头道:“妈妈放心,芸娘定不负您的期望,将她们个个培养成盛京的花魁!”

郦红柳红唇牵动,伸手抚了抚髻上晃动的步摇,启口道:“半个月如何?”

她说话轻柔娇嗔,听得人骨酥软,误以为她是个极好说话的,可是知道的人,定会怕她这样的语气,她越说话轻柔,下手越狠辣。

郦红柳盛京最狠毒的老鸨,居说身份特殊,黑白两道都不敢沾惹她,却又不清楚,她到底什么来头。

芸娘明知半个月要将这十个性子刚烈的姑娘培养成千娇百媚,温柔似水的花魁,心里着实没底,可是郦红柳都已发了话,她哪里还敢说个不字。

“芸娘定会尽心尽力!”

郦红柳满意地唇角弯了弯,纤手一挥:“带她们下去吧!”

众人冲她屈膝退下。

郦红柳软弱无骨地横在软榻上闭目养神,不料木窗处,一阵劲风拂来,她倏然间睁开眼,杏目一瞪,身影一晃,瞬间到了对面屋檐上。

郦红柳身躯刚站稳,只听身后人道。

“师姐别来无恙!”

来者是位年轻女子,一身紫衣罗裙逶迤拽地,却是半敞半露,将里面同颜色绣着百合花的裹胸露了出来。

女子身躯玲珑有致,姿色柔媚,一颦一笑间皆有吸人魂魄的魅力。

郦红柳杏眼一眯,转首面对紫衣女子道:“尊主此回想杀谁?”

“师姐真是懂的尊主!难怪师姐一走,尊主这半年来一直闷闷不乐的!”紫衣女子拂袖轻笑,笑容调谑,却是让郦红柳耳根连抽。

“夏紫倾别跟我拐弯抹角,有话直说!”

郦红柳已等的不耐烦,她极不想与夏紫倾这位师妹拉家常,而且是跟尊主搭上关系的。

她与夏紫倾出自同门,先后拜于明月教前教主门下,后来明月教教主病逝,教主之位空虚,在新教主未确立前,教中事务皆由尊主代管。

她们师姐妹俩便成了这位尊主的左右使,替这位尊主分担教务。说得好听是分担教务,实则不过是替这位尊主持刀杀人。

只要这位尊主看不顺眼的,心里不舒服的,她们就出手替他解决掉。

说起这位尊主,谁也不知他的来头,就连前任教主,她们的师父也要敬他三分,更别说她们。

这位尊主,从不以真容视人,每回教里议事,他面上都戴着个银质面具,这些年来,谁也不知这位尊主到底长什么样。

不过,自打这位尊主接手明月教后,明月教势力空前的强大,就连朝廷也开始忌惮,不敢公然与明月教作对。短短几年,明月教势力遍及大陆各处,这位尊主的权力已超过各国皇帝,每至一处,百姓对这位尊主像神一样供奉着,更别说违抗尊主的命令。

夏紫倾唇角扬扬,道:“尊主有令,左使听命!大映王朝当朝太子夜阑溱,多次明里暗里与我教作对,杀我教徒无数,让教人恨之入骨,为护我教声誉,本尊,命左使将其诛杀!”

郦红柳闻声心尖颤起。

她逃避了十多年,终还是要面对那个人。

夜阑溱,她曾经指腹为婚的夫婿,却在她和她娘亲双双被人栽赃陷害时,公然来宰相府退亲。

那年,她不过才六岁,身为宰相嫡女,却过着卑微至极的生活,任由他人践踏着尊严。

夜阑溱退婚后,她与她娘亲被父亲关入柴房,半夜时,柴房突然起火。她与她娘亲死命拍打着柴房的门,哭喊着救命,却发现门被人反锁。

显然的,这火是人为的,目的是要弄死她们母女。

“兮虞不要怕!”娘亲唤着她的名字,将她护至身下,母女俩哭成一团。

火势越来越大,火焰像条要火龙窜至木梁上,木梁被烧断,轰然间塌下。

她娘亲来不及呼喊,只用手捂住她的眼,用身躯将她包裹住……

她醒来时,容颜被毁,她娘亲已命丧火海。

她是在奄奄一息时,被人从火海中救出来,救她的人便是明月教前任教主她的师父……

这等血海深仇,这些年每至午夜,都像蛇一般缠绕着嗜吞着她。

郦红柳纤指紧紧。

她要找出当年陷害她们母女的人,不排除是夜阑溱有意安排的。

若是当年,他没找自己退亲,她那薄情寡义的父亲也不会信听谗言,将她们母女关入柴房……

郦红柳眸底升起浓浓的恨意,纤指被她攥得骨节苍白,只听她红唇翕动道:“好!”

说时身影一晃,如同一阵腥红的夜风拂面。

---- 作者寄语:新故事开始了哈,追文的亲记得收藏好啊,晚上还有一章哈!

昆山电镜扫描测试检测中心

茶山废线回收

知识滁州MPP电力管安装注意问题

宁波降尘喷雾车哪售后好

高频振动筛吉林市小型振动筛产地货源

V形管生产厂家大庆床铺P形管照图生产

唐山CPVC电力管焊接工艺流程

广东清污机海南固定式耙斗清污机

疏水白炭黑消光剂用途橡胶防老剂用白炭黑生产厂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