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温板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保温板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人间极罪侵华日军细菌战罪行追踪

发布时间:2020-07-13 12:22:56 阅读: 来源:保温板厂家

感染鼠疫的受害者被日本军医强行剜割内脏;切开腹股沟采完受害者的全部血液用来培养细菌;给战俘喝下注入了伤寒病菌的甜水这是一段被邪恶制造者刻意掩盖而又令中国人不忍卒读的历史。而更令人愤慨的是,时至今日,邪恶的制造者仍然没有得到惩罚,正义仍然没有得到伸张,惨死的亡灵仿佛仍在痛苦地呻吟

提到细菌战,就不得不提及臭名昭著的日军731部队。在人们的眼里,731等日军细菌战部队就是魔鬼和死亡工厂的代名词。侵华期间,细菌武器,这种第二次世界大战中出现的灭绝人性的武器,在中国的大地上被731等部队广泛使用,污染了中国二十多个省市的土地,造成了不少于一百万人的死亡。活人解剖、活人采血、细菌制造、细菌攻击历史深处的罪恶和黑暗今天读来依然令人毛骨悚然,不寒而栗。

但细菌战,在此之前这几个字几乎没有多少日本人知道,日本政府也从来没有正式承认过。

拨开锈蚀了60年的历史雾障,使人类文明史上最惨无人道的罪恶大白于天下的,是王选,和她身后的180位中国受害者代表。如今,对日诉讼索赔之路虽已走到尽头,但身为中国细菌战受害者诉讼原告团团长的王选并不气馁和放弃,因为她坚信历史的本来面目正一点点地呈现在世人面前,揭露历史真相和胜诉有着同样的价值

浙江义乌市崇山村,王选的家乡。十八岁的吴小奶感染鼠疫后被日军捆在凳子上,全身蒙上白被单,胸膛被活生生地剖开了,血涌了出来,染红了被单,日本人在剜割她的内脏

在英国BBC广播公司拍摄的细菌战纪录片里,有这样一个镜头:一个阴雨天里,一个黑衣黑伞的中国女人来到石井四郞的坟前,突然她用日语开始喊:石井四郞,我是王选,你犯下的细菌战罪行,现在开始,中国人民和日本人民要用行动对你进行审判!要靠人类的进步审判你!片中叫王选的女人是近年来奔走于中日间的中国细菌战受害者诉讼原告团团长。在BBC的这部纪录片里,王选被当作了一个符号:中国人。中国的细菌战受害者在沉默半个世纪之后开始了行动。

石井四郞,这位王选宣战的对象,日军细菌战的罪魁祸首,在1931年到1945年的十多年中,这位杀人狂魔不仅创立了臭名昭著的哈尔滨 731部队,还直接参与、建设和领导了在北京、南京、广州设立的细菌部队,并开展了人体活体实验,直接指挥细菌战对中国的实战攻击。浙江义乌市崇山村,王选的家乡,就曾遭受日军灭绝人性的鼠疫攻击。而王选长达16年的细菌战调查以及其后的对日诉讼就是从自己家乡开始的。谈及当年细菌战带来的灾难,崇山村村民们至今仍记忆犹新

1940年开始,日军731部队相继在浙赣战区展开细菌战攻击,散播了大量的炭疽热菌和鼠疫菌。很快,鼠疫便横行肆虐义乌等地。崇山村每天死亡5至8人,最多的一天死了20多人,不到3个月,全村就死亡403人(包括染病后逃死于外地的)。染疫不分男女老少,患病的死亡率高达95%,连年轻力壮、体格强健的也十病九死。

崇山人接二连三死亡,全村陷入极度恐怖。太阳没有下山,家家户户关了门,躲在家里。有病的人怕染上家人,只得出门逃避,亲戚朋友家里不敢去,就躲到无人管的庙宇里或者躲避到塘埂田里去等死。住在后山背的王焕海全家逃到野外,留老母亲看家,不料老母亲得了鼠疫,发高烧口渴难受,爬出门去沿街讨茶水喝,但没人敢给。最后连她自己的独生儿子见了都不敢靠近,眼巴巴看着母亲死去。

崇山鼠疫暴发几个月后,崇山人才知道这场瘟疫的名字叫做鼠疫,是日本佬投放的。

事后统计,崇山一个村1236口人,死亡403人,达三分之一。逃走150人。整个村完全成了鼠疫的世界、死亡的世界。崇山的山依然是青山,水依然是绿水,但却村村萧索鬼影绰绰。一个有上千年历史的乡村遭到致命的打击,了无生机。

就在崇山人为疫病哀告求救之际,更大的灾难降临到这个村子

为了检验细菌战实施的效果,1942年11月11日,日军南京1644部队20人突然来到崇山村,七八十个日本兵荷枪实弹包围了山村,将村民全部赶到后山集合,强迫脱去衣裤接受检查。将发现淋巴结异常的7个人,强行拖到后山背的碾米屋里,加锁隔离,并且不准送食物给他们吃。村外的林山寺被日军专门辟为隔离所收容鼠疫患者。

林山寺的罪恶已渐渐为村民所知,他们知道那是一个有去无回的地方。赵六妹的三个女儿抬着母亲的尸体准备埋葬,被守候在后山背的日本兵发现,赶走抬棺材的人后,林山寺里几个穿防毒服装的日本军医打开棺材盖,剖开死者肚皮,挖出心脏及一些淋巴核,又砍去一只手臂和一条腿,剩余部分丢弃野外。

张连菊是当年从林山寺逃出来的幸存者之一,她向世人讲述了她亲眼所见的活体解剖。

这天下午她看见几个穿白大褂的日本人将崇山村王关富的未婚妻18岁的吴小奶捆在凳子上,全身蒙上白被单。吴小奶在被单底下拼命地哀求先生,我的病会好的一面大叫妈妈救命突然,吴小奶的叫声变了调,撕心裂肺般,好像不是人发出的声音。张连菊看到吴小奶的胸膛被活生生地剖开了,血涌了出来,染红了被单,日本人在剜割她的内脏!张连菊惊恐得晕厥过去,醒来之后连忙从粪坑孔逃出,向江湾方向爬行。

遂宁工服设计

安康西装定制

三亚西服定制